幸福徐闻

- 编辑:新时代赌场网址 -

幸福徐闻

位于天南一隅的徐闻,在全省距离省会广州最远,经济欠发达,法官待遇普遍较低,每个月工资仅有2000多元,不要说跟省里经济发达地区比,就是和湛江市相比也差了一大截。俗话说人穷志短,但与徐闻法官有过接触的人却都觉得他们人穷志却长。 在徐闻干了近二十年律师的梁毅培告诉记者,他体会最深的是法院的人非常穷,但非常廉洁,非常公道,热忱对待群众。他一直搞不懂,法官不争名利,好像工作起来都很开心,这是为什么?他曾嘲笑在法庭当副庭长的师弟黄进助挣钱太少,对方回答:“我不管人家多少钱。我办好我的案,对当事人负责,我睡得香,我就觉得幸福。” 记者在采访座谈中感受到,徐闻法官群体有着相同的价值观,他们不攀比、不焦虑、不抱怨,心态平和,以职业为荣,视为百姓主持公道为最大的幸福,视群众的褒奖为最高的回报。 迈陈法庭连续十年案件上诉率和发回重审率均为零。几年前,庭长陈团曾审理过一起镇政府状告6户人家占用土地案,仅用1个月就将十多年的纠纷调解解决,并在庭前庭后两次拒绝当事人的赠礼。如今每当他走过那条路时,人们都会微笑着向他问好,他觉得这种精神上的财富远比物质的更可贵。“吃不相同饱相同,人家一顿几万,我们一顿几块。我们的幸福就是我们的安全。当法官,只要人民群众给我回报一声笑,我就很满足。” “廉洁司法得到的回报,是金钱不可比拟的。”海安法庭庭长王华南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。他曾办理过一起车祸死亡赔偿案,婉拒了被告老板的“暗示”,还死者家属以公道。事后,当事人专门从雷州赶来,说法官办的是“死人案”,要按当地风俗给他“包红包”,送运气。王华南劝他说,我都是按法律规定做的,你不该送钱给我,你老婆走了,孩子还那么小,钱拿回去好好照顾孩子。事情过去了十年,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王华南在家中接到一个电话,竟是这位当事人打来的,说孩子已经大了,自己没什么事,就是一直挂念着曾帮助过他的法官。“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,当事人这么多年还记在心上。这种回报是金钱不能比拟的。” 王华南说,案件总是有输有赢,当事人不一定能正确判断,自己偶尔也会遭遇“投诉”,但只要廉洁执法,无理投诉就是无门可诉。“前天参加人大会议,24个代表团讨论一天,上午4个、下午8个代表发言,都是肯定法院工作,说法院工作无可挑剔,我心里非常高兴。” 徐闻法官大多是农家子弟,从走进法院报到的第一天起,他们就记住历任院领导的教诲:要珍惜法官的职业和工作,这是家庭的荣誉和幸福的保障。 不是没有过躁动的时候。1993年参加工作的柯文巨是徐闻法院第一个大学本科生,同学中不乏年入千万的律师,也一直劝他去经济条件好一点的珠三角地区。他一度动心,曾利用休假时间去东部某法院“锻炼”。副院长詹业辰得知后,有意无意中和他交流起“幸福观”和“幸福指数”问题:东部收入是我们的10倍,但案子多,没时间消费,房价高,花销也大。我们挣的钱少一点,但空气好,吃得新鲜,还能陪伴父母、享受天伦之乐,幸福指数并不比别处低。院领导的坦诚交流,家人的渴望相守,挽留住了柯文巨。“我现在也想清楚了,一生平安平淡的生活,一份稳定自在的工作,就是人生最实在最长久的幸福。”他说。 “我们徐闻位置最远,条件不如人家,但工作不能输给人家。”军人出身的院长黄和敖总是以“亮剑”精神要求他的团队关键时刻“团结起来,敢打敢拼”。今年春节,全市法院举行篮球赛,黄和敖亲任拉拉队长,带着他的团队住在湛江最便宜的宾馆,按照教练的指示认真作息,认真训练,一场一场拼,最后决赛中以一分之差赢了强大的中院代表队,获得冠军,大家高兴地把黄和敖抛得老高。 执行一庭女法官谢丽红自1979年来到法院,至今已有33个年头,经历了7任院长的领导。她至今还记得第一任老院长有一次带着她下去办案,当地政府杀鸡招待,老院长说不能吃,会给基层增加负担,影响办案公正。这样的教育让她至今不能忘怀。 “徐闻法院61年廉洁司法来之不易,几代人的努力构成了法官的群体人格。”谢丽红说,到明年1月,自己就要退休了,而至今还有好几个当事人指名道姓要请她办理案件,因为“钱款到位快”。退休之前,这位为审判事业奉献了一辈子的女法官完成了她最大的心愿——动员自己的女婿放弃了当地经济条件较好的国有企业职位,放弃报考在多数人眼中“有前途”的乡镇公务员职位,转而报考了法院。“因为当一名法官,你能为老百姓主持公正,你就会有别人体会不到的最大幸福。”

本文由国内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幸福徐闻